直到我们死了,这些也就变成有趣或乏味的故事。
  • 漫无目的地生活了一段时间了。有些东西渐渐习惯了它的不存在,那就真的不存在了。

    回忆过去的这些年,我没有办法给自己下一个结语,我做不到,我也没办法全盘否定我自己,哪怕我这样去做了,也只是换来一次深夜的痛苦,一对红肿的眼睛和一个无神的白天,这我不需要...